宁波律师网,宁波律师事务所,宁波律师咨询,宁波律师协会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社会与法 > 社会百态

农民工模拟外交部发言人开讨薪发布会,策划人称上访不如上网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2/10/22 11:55:09 人气: 标签:
导读:“苗翠花”讨薪发布会视频截图。新京报讯自称“苗翠花”女农民,模拟外交部发言人,录制讨薪视频,引起强烈反响。众多网友认为“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”。昨日,视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  “苗翠花”讨薪发布会视频截图。

新京报讯 自称“苗翠花”女农民,模拟外交部发言人,录制讨薪视频,引起强烈反响。众多网友认为“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”。昨日,视频策划者现身,讲述前后的过程。

策划者是自称姓奇的男子,是北京的一名自由摄像师。他称,通过QQ聊天意外认识了天津德胜颐合投资公司的经理吴健。该公司和天津市汉沽区殡葬管理所合作开发公墓项目。而包工头黑锦和带着“苗翠花”等农民工给公墓项目干活。后因合同纠纷,吴健称被殡葬管理所踢出局,无法支付黑锦和的工程款和“苗翠花”等人的工资,这才有了黑锦和、“苗翠花”讨薪。“就想帮助他们。”奇姓男子说,今年4月份,黑锦和带“苗翠花”等人再次来京信访时,他和同伴录制了这段视频,并传到网上。

昨日,吴健在电话里表示,现在此事很敏感,“不方便电话里说”。奇姓男子表示,拍摄视频完全出于公益,未收取黑锦和或吴健一方任何费用。前日,黑锦和也称,拍摄视频没收费用。

■ 对话

“上访不如上网”,说起来挺悲哀

视频借黄岩岛和钓鱼岛的光

新京报:你就是背后的“高人”?

奇先生:我不是什么高人,就是一个自由职业者,懂点摄影技术,不过对于网络传播相对来说比较熟悉。认识吴健以后,知道了黑锦和的事情。黑锦和、吴健、汉沽殡葬管理所,是三角债的关系,里面有点错综复杂。但有一点很明确,因为汉沽那个公墓工程欠薪,不少农民工没拿到工资。

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嘛,“上访不如上网”,说起来挺悲哀的。我认识他们的时候法律程序和上访程序都走完了,没有用,我就想了这个点子。

新京报:怎么想到模仿外交部发言人这种形式?

奇先生:我就是做策划工作的,这个对我来说就是个创意。拍视频那时候,黄岩岛那边的事刚开始折腾,电视上天天可以看到外交部发声明,就想到这个点子了。

这个视频当时拍了一下午,就是用的普通单反相机拍摄的,后来的剪辑和字幕我大概断断续续用了10天左右完成。当时放到网上没什么反响,只是黑锦和和下面的一些民工在顶帖,到了10月份才被关注起来,我想没准儿沾了最近钓鱼岛事件的光。

录视频后他们没极端想法了

新京报:有人认为你们在利用“苗翠花”这个女农民工?

奇先生:从某种角度来说,确实是利用“苗翠花”来吸引大家关注,但“苗翠花”说的没有一句是假的,她有两万多工钱压在里面。为了讨薪,他们花钱请律师,该走的程序都走了。

我逼着吴健带我去了一次那个公墓,那个大呀、那个漂亮啊,那是农民工们一块砖一块砖垒了两年垒起来的,但是他们都不敢去。吴健原来还是大公司的老板,戴着墨镜捂着口罩不敢开自己的车去,黑锦和和翠花也是一样的,为讨债还受到过多次人身威胁。

从我内心来说,利用民工肯定是不对的,但是利用民工不对,能利用什么,法律、上访都用过了啊,没用啊。

新京报:你觉得视频火了,能够帮他们讨薪成功吗?

奇先生:这事儿说起来挺悲哀的,但可能目前看来就是这么回事。黑锦和手里拿着判决书呢,那是什么,那是国家的法律啊,但是一直没有生效,你让这些人怎么办?

这些人好多次都说想采取极端手段,但是这样的事社会上太多了,社会都麻木了。我做这行久了,点子真的越来越不好想,这是挺无奈的一件事。

解决问题不是一定要用极端的方式,大家看到这个视频,第一反应可能会觉得很可笑,但是仔细想想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走这步呢?

钱能不能要回来我不知道,录完视频后,最起码黑锦和农民工们不再胡思乱想了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卢美惠

原标题:“苗翠花”策划者:拍摄出于公益

以下为编辑根据视频字幕的原文整理

女士们先生们,信访部门的同志们,大家上午好。今天是我们例行上访时间。众所周知,我和农民工兄弟为天津汉沽殡葬管理所干了一个工程。应支付我们各项工程款1400多万元。我们多次催要,而汉沽殡葬管理所于我们友好合作关系不顾,多次声称不支付款项。我们百姓与民政部门一直是鱼水情深,公仆与主人翁的亲密关系。然而殡葬管理做却于事实不顾,于当前维稳大局不顾,做出有伤我方合法权益与自身形象的事情来。

早在2009年,天津就以(2009)二中民四初字第45号法律文书形式,确认应支付我方1400多万元。这一有力证据表明1400多万元应无条件支付给我方。我方为保护农民合法权益,多次严正交涉。殡葬管理所还欠着我方1380万元。这1380万元里,其中350万元是我们民工的工钱,血汗钱。我们强烈要求殡葬管理所立即无条件支付给我们。

我们还看出,殡葬管理所上级管理部门,即汉沽民政局,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,我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。民政局领导叫嚣民告官的案子输了有损政府形象,所以不能支付判决的款项。我们认为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,是违背了为人民服务的原则的。我们还很遗憾地听到民政局领导李朋同说:我就代表政府,我说不给就不给,你能怎样?我们主张,和平合理合法地所要款项,以和为贵,以维稳为大局,从不非法上访。

汉沽民政局置二中院判决于不顾,破坏劳动人民与政府部门的感情,是与其身份,其职能不相符的行为。
我们重申,汉沽殡葬管理所应立即无条件把工钱支付给我们。

记者:“你好,我是讨薪社的记者。如果信访部门继续把材料转给汉沽民政局,你们将如何处置?”
女民工:“在这里,我们可以负责任地说,那350万元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,我们将密切关注。”

记者:“如果汉沽殡葬管理所拒不支付款项,你们该如何打算?”
女民工:“这个问题提得很好,无论汉沽殡葬管理所以何种理由拒付款项,都是非法的,无效的。都不能改变应该支付我们350万元的事实。”

记者:“据说,汉沽殡葬所是家族式管理,有贪污腐败现象,请问你如何评论,谢谢。”
女民工:“那是殡葬管理所的内政,我们无权干预,谢谢。

本文网址:
共有: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发表评论
姓 名:
验证码: